赢律师网 > 律师博文 >

中诚广场—业主辛酸维权路

未知 2019-12-17 13:20   
导读:
中城广场已更名为中石化大厦
1994年,李华昌(化名)还是个毛茸茸的家伙,当他心急如焚时,他在中城广场买了一座未完工的建筑物。 2008年,李华昌已经开始了自己的事业,但与中城广场的关系仍然很复杂,无法逃脱。 “您的报纸写道:是的,主人等着他的头变白了,这是真的。我结婚已有十多年了,我的头发更白了。一切都变了。只有这座建筑完全没有变。 ”
推荐阅读:
逾期交货可以取消购买合同
如何解决房地产纠纷?
如何处理房地产许可纠纷
中诚广场—业主辛酸维权路
1992年,距中信大厦不远的中城广场开工建设。 两年后,李华昌和父亲决定购买其中一个单位。 62平方米单位的总价近152万元,平均每平方米2.5万元。 “当我们去买房的那一天,销售办公室门口有很多人,我们别无选择,只能买下来。” 当时,中城广场出售了计划外的物业,曾经吸引了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大量投资者。 。

李华昌以投资目的投资中城广场。 1994年5月9日,李华昌与开发商广州鹏城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了《认购协议》,付款方式为“签订正式销售合同后三个月内,按房款的10%支付。 李华昌1994年至今今年五月至七月,房地产价格的20%(约40万元)分三次交给开发商

梦碎:开发商资金链断裂
1997年金融危机。 港澳资金大量减少,开发商的资金链断裂,中城广场被迫在大楼顶棚后暂停建设,从那时起,到1998年10月才建到30层。

后来,李华昌将违约金提起诉讼,天河区人民法院裁定开发商退还李华昌的购买价款人民币40万元及以上利息,案件受理费超过 10,000 人民币,开发商负责。 李华昌努力工作,去了拍卖行。 办公室和开发人员办公室很多次,但是没有得到任何钱。

2001年,中城广场外墙80%的玻璃幕墙完工后,建设单位被欠工程款几千万元后宣布停工。 程广场的传奇故事突然结束了,这条长期的“烂尾巴”继续存在,被誉为“中国第一座烂尾巴塔”。

6 2001年6月,最高人民法院将中城广场一案委托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。 李华昌的案子已合并审理。 2002年7月,中城广场进入债权人登记阶段。 当时,有158个债权人申报,债务总额分别为人民币15.67亿元,1.24亿港元和3000万美元。 但是,李华昌错过了债权人的登记。 。

后来,中城广场拍卖的消息传出了。 李华昌提早注册。 2002年3月6日,他填写了“广州中城广场债权人登记表(自然人)”。 他我认为这次是一个真正的转折点。 拖延了多年的案件终于可以成功实施。 他自己就能拿到40万多元。 但是从那以后,他就失去了中城广场的消息。

2006年,李华昌结婚。 在帮助他了解新闻的人中,他的妻子被添加了。
在2007年,情况发生了变化,这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可靠。 2006年,中国石化购买了广场的两座办公楼之一,供个人使用。 从那时起,中城广场就再也没有大浪过。
转让:等等,没有消息

2007年4月,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下举行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。 中城广场系列案例中可以分配财产的有两种:第一是清算资金9.24亿元的分配。 二是利息约1000万元。 2008年3月14日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“中城广场”全体债权人第二次会议,宣布分配方案,标志着该系列案件的执行已进入最后阶段。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审判网络上,将这一系列执行案件中的债权分为偿还购货价款,转售收益,不动产交付,建筑资金,抵押,税金和一般债权七类。 涉及的金额从数十万到数千万不等。

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之后,李华昌认为这次可以完全解决,但等待了一会儿,没有关于中城广场的消息。 李华昌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询问该消息,但未成功。 他还参加了市长的招待会,但由于人数过多,他没有排队。 最后,李华昌私下询问,债权的分配又错了。

在举行债权会议的当天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,执行局局长刘跃南表示,法院举行了两次听证会,债权人代表出席并通过了 一些债权人的意见。 整个过程是公开透明的。 但是,可能无法满足每个债权人的要求,甚至可能无法实现某些债权。 这就要求债权人合理对待它们。

“我听说有消息称,香港和澳门的许多小业主未能及时注册,而选择继续希望这座房子的另一部分业主希望改变主意。” 李华昌无奈地说。
李华昌说,现在我只想拿钱,“我不在乎有什么利息,只拿本金40万元以上,案件受理费1万元以上。” 几天前,记者采访了李华昌。有媒体报道说,广东省最高法院执行局局长杨宪才被中央纪委带走调查,可能涉及执行《刑法》。 在中国最大的烂建筑物之一中城广场拍卖。

广州努力在亚运会之前振兴所有不良建筑物
。实际上,随着时间的流逝,当时房地产业的不成熟本质在人们眼中逐渐出现了问题。 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时,泡沫膨胀终于破裂,不仅大量的住房公司倒闭,而且市中心的许多不良建筑物也倒闭了。

如今,大多数人认为广州楼市相对谨慎合理。 这也是从那一年的失败中学到的教训。 广州楼市发展的高潮遗留下来的问题,仍然是政府有关部门的头疼问题之一。

德兴房地产顾问计划中心杨晓军,写了一篇特别文章,介绍如何解决不良尾楼问题。 “几乎所有的中国城市都有烂尾楼,数量之多令人震惊。总的来说,这些烂尾楼项目是在1992年和1997年后房地产过度开发的闷热时期中产生的。 危机中,大多数主要是商业,酒店和办公楼,主要是宏观经济变化,资本链断裂,赛马场的盲目扩张,程序不完善,市场定位不正确,计划和质量有问题,股东权益或经济纠纷 以及其他市场或法律原因。当然,也有个别项目是由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谋,腐败,欺诈和洗钱造成的。”“”这是在中国经济,城市化进程以及房地产的快速发展过程中 不完整的建筑和薄弱的政府监管密切相关。“

实际上,大多数不良尾矿项目都是令人沮丧的 由于其地理位置优越,建筑物准存在,开发周期短,购置成本低和投资利润高而受到许多开发商的青睐。

但是,在人们注意烂尾地板的激活的同时,他们还需要注意李华昌等小业主的情况。 杨晓军认为:“在投资发展中,必须处理经济和社会利益,特别是中小投资主体的利益,以激活各方的权利和资金,促进经济社会的更好发展。 利益:在项目的处理过程中,所有利益相关者应采取负责历史,社会和城市的态度,寻求共同立场,搁置分歧,并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处理 政府主管部门也应在政策,税收和程序上给予积极支持,以尽快达成共识并振兴项目。“

如果中城广场是从广州房地产到振兴的“经典”,那么李华昌 的遭遇也是许多烂小业主的缩影。
目前,广州已注册的57座烂尾楼中有90%已激活。 广州将努力振兴2010年亚运会之前的所有烂尾项目。

相关阅读

TOP
2008 - 2019 © 赢律师网 版权所有